Blow-Up 

 

策展單位:

前景娛樂

預告:

成員心得

 

Luke

 

用他獨樹一格的攝影機運作方式,安東尼奧尼慢條斯理的講長了一個短故事。那一百一十分鐘是背景過度清晰的男主角的白日夢,是導演的白日夢,更是觀眾的白日 夢。哈欠、瞌睡、不間斷的點頭,是對導演、對故事的認同,也是對生命大哉問的認同:真實與想像的界線在哪裡?沒有證據即為不存在,這樣的論調真的正確嗎? 生命,是否真如此簡單?不講話的默劇狂歡份子打著一場沒有球拍、沒有球的網球,隱形球飛出了柵欄外,男人撿起將之丟回。事物的存在與否是否要獲得他人的認 同才有其意義?答案見仁見智。

 

(全文發表於南柯一夢 《春光乍現》 (Blow-Up)

 

 

石東藏:

 

不少人提到這部片充滿了 一種疏離的氛圍,除了這個疏離之外,我想一個部分是值得深究的是「Seeing is believing」,眼見是否為憑?!當電影中,Thomas對許多人說他拍到了一件兇殺案,有男人死掉了,大家問他:「你看到了嗎?」,Thomas 回答說:他沒看見,他也不知道。意味著,雖然有圖有真相,就算相機只是個物件,但詮釋權終究是在解讀的人身上。當現在,我們追求有圖有真相,全民狗仔人手 一機,大家可以拍攝真實,卻未能呈現真實。因為人本身就不是一個中立的客體。當攝影者說,圖片就是事實,卻忘了圖片僅只是瞬間的真實的紀錄,除此之外圖片 的意義就只是影像呈現,沒有所謂真相、道德之判定。

 

 

(全文發表於[電癮記] 春光乍現(blow up)-安東尼奧尼(Michelangelo Antonioni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遊影足

遊影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